老牌旅企如何闯出乡村振兴新路

2018-06-26 16:27:09来源:央广网
字号:

在一年多前中央提出乡村振兴战略后,作为乡村旅游发源地的浙江,被赋予乡村振兴“先行者”的角色。

浙旅集团的行动是落地发展乡村旅游,通过研发、投资和运营三大平台的打造,创新乡村旅游产品,以期改变乡村生态面貌、经济社会发展方式和唤醒乡村文化,助力乡村振兴。

从产业基金的操盘,到整个乡村旅游完整产业链的构建,再到“合纵连横”聚合其他省级旅游集团资源,创新引领激发更大圈层整合效应,浙旅集团都有着明晰的打法逻辑和落地路径。

深析其里,或可一窥一域乃至更广范围乡村振兴的清晰脉络。

一、激活老村

近年来,基于产业基金模式来介入旅游开发运营,渐有风靡之势。

产业基金的作用在于扩盘资本体量,通过杠杆撬动吸引更多社会资本加入,同时聚合资源优势互补,包括文旅开发资源、人才等,并通过项目投资获取文旅项目运营数据和经验等;此外通过基金有助突破固有机制,实现项目遴选、投资决策的更多独立性,使决策更趋于合理和高效。

日趋扩容的基金中,浙旅集团也已先行在2016年10月、11月先后设立规模为20亿元的浙江省古村落(传统村落)保护利用基金、规模为100亿元的浙江省旅游产业投资基金。

浙江省古村落(传统村落)保护利用基金(也称“乡悦基金”)尤显特殊性。浙旅集团董事长方敬华表示,这是一个很有意义的基金,是全国唯一一支古村落保护与利用专项基金,是带着情怀做的基金。其初衷是在保护与活化古村落的前提下,为浙江省打造一批具有鲜明特色与吸引力的高品质乡村旅游标杆示范项目。

浙旅盛景资本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浙江乡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健表示,乡悦基金所打造的乡村旅游项目主要分为整村开发和点状开发。

整村开发中植入精品民宿、餐饮、文创、民俗和现代农业体验等元素,把城市的综合体旅业和商业模式嫁接到乡村,形成乡村生活综合体。按照方敬华的描述,在一个古老的乡村中,不光有高端住宿业态,也有很高端的书店、星巴克,还有一场又一场的国际音乐节,民俗和时尚融为一体。

以浙江金华的武义俞源太极星象村为例,其是乡悦基金开发投资的乡村振兴重点项目之一。该村既有茶山环绕、郁葱千年古树林的秀丽风景,且现存宋元明清古建筑1027间,“S型”双溪蜿蜒而过,占地120亩的巨型太极图、“七星塘”和“七星井”是古生态“天人合一”的经典遗存。

基于该村的资源条件,乡悦基金拟将其建成以太极星象文化为核心特色,集古建筑群参观游览、田园综合、户外山地休闲体验、圆梦民俗文化体验、乡村旅居生活方式为一体的综合性景区,使其成为寻古探秘休闲的旅游胜地。

点状开发落地产品主要是形成乡村小微旅游目的地。在浙江余姚的“余姚树蛙部落”作为浙旅集团的首个乡村振兴示范项目已正式开业。其通过13幢悬空矗立的木屋,组合树屋、房车、帐篷营地等多种形态, 结合徒步、溯溪、露营、自然教育、人文旅行等活动,拟打造国内首个轻奢树屋部落综合体。

张健表示,乡悦基金所投项目兼具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激活的不仅是古老乡村,更是其中的原住民。

他透露,充分尊重原住民,并尽可能让他们参与进来是乡村旅游项目开发的准则之一。在与地方合作时,会考虑让当地政府、乡村集体组织成为股东之一,农民拥有股权享有分红收益,且会提供一定的保底收益。浙旅集团的资源渠道也为农民所用,比如酒店宾馆旅行社等,为农产品进城提供入口和销售渠道。

同时,尊重且保护原住民的历史文化。在重点开发的农村建设图书馆满足农民的精神文化需求,另开辟第二课堂为农民提供技能培训,帮助后者参与旅游项目运营。

此外,浙旅集团还与开发的乡村互派干部挂职,增加彼此的了解。通过这些行为方式与农民有机结合,彼此间不是单纯的一种承租人和被承租人的关系,也不是开发者和土地权益所有者的关系,而是一种比较紧密的融入关系。

二、生态链效应

数据显示,目前乡悦基金已实地考察浙江历史文化名村137个,与8个县市签署村落保护开发合作意向,确定32个优质整村开发项目,已落地5个整村开发项目。

方敬华表示,浙旅集团计划在5年内将此基金放大到50亿元左右,落地50个乡村开发,带动近1万户农户参与乡村振兴项目。

而据了解,乡悦基金未来还将更深度的介入农业生产链条开发打造,与原住民一起做大农业产值。

浙旅集团冀图在乡村振兴中有更多创新作为。除了乡村生活综合体、乡村小微旅游目的地,浙旅集团的乡村振兴版图还有两大体量更巨的产品:乡村旅游国际度假区、乡村旅游小镇。

方敬华透露,浙旅集团正打造三个乡村旅游国际度假区,位于新安江、富春江的江南秘境国际旅游度假区今年年底一期开业,整体带动区域内两个乡镇、五个村的环境、经济、村民参与度和乡村文旅发展。

其第二个乡村国际旅游度假区——千岛迷宫国际旅游度假区,开发完成后将支撑两个乡镇的发展。永嘉楠溪江国际旅游度假区,作为第三个乡村国际旅游度假区,也正在打造中。

此外,浙旅集团与祥生集团合作打造的诸暨云溪九里康养小镇,计划于6月底落地;临安径山南文旅小镇、南浔农业旅游小镇等也正在打造中。

多样化乡村旅游产品的多面开花,对于资源的多样性、互补度和体量都要求甚高。

浙旅集团现已形成旅游产业研究、酒店服务、旅行服务、旅游交通、医疗健康、旅游投资、综合开发、旅游金融和文化会展九大业务板块全产业链发展体系,大致可分为研发(内容端)、投资和运营三大平台。

浙旅集团的逻辑是,通过整合资源,借势借力,把最优秀的旅游策划、规划设计、资本和运营方等聚合在一个项目,乃至一个平台上,从生态圈走向生态层林圈,发挥各自优势,打造一个完整项目开发运营的完整闭环,这在乡村旅游产业层面同样采用。

具体来说,研发(内容端)方面,浙旅集团已联合其他文旅企业、旅游高校和机构等,成立了浙江省现代旅游产业研究院,对商业模式创新、业态和产品创新等进行探索研究。

投资端方面,浙旅集团的合作者包括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新希望集团、长龙航空、左驭、德信地产、腾讯、祥生集团、银泰集团等。

而在运营端,基于与合作者打造形成的闭环体系,成为直接的支撑。比如在建的建德江南秘境国际旅游度假区的合作盘中,除了浙旅投资(浙旅集团),还有建德市新安旅游投资有限公司、浙江郡原商业旅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郡原地产)。既包括政府投资、产业基金,也有项目建设方、内容和规划设计方,还有游客输送方等,彼此互促。

伴随乡村旅游进入更巨阔的市场环境,或称之深水区,浙旅集团期许打造乡村振兴旅游生态链联盟,形成更巨量的产业链条资源,及更大的产业圈层。

这一联盟分为三大平台,项目资源平台含永嘉、武义、建德、临安和淳安等县市;投资平台包括浙江省金控、浙江省文投基金、中信旅游产业基金、天堂硅谷、浙商银行和赛伯乐;运营平台包括开元集团、乡伴文旅、田园东方、蜗牛旅行、联众、原乡、蓝城和台湾薰衣草庄园。

三、引领者的探索

省级旅游集团成为资源的有效整合者,是外在环境要求和自身条件禀赋所然。

世界旅游城市联合会首席专家魏小安曾说过,央企旅游集团有历史、政策、资金和实力,城市旅游集团有资源、土地,还有当地政府最直接的支持。可省级的旅游集团很难,难在“上不着天,下不着地”。

浙旅集团的应对之举是,将自身目前定位为旅游目的地投资运营商和旅游全产业链创新引领者。

目前浙旅集团的业务空间布局早已突破杭州区域,大范围延展至建德、淳安、开化、临安、文成等省内12个县(市),并在张家界、山西等省外区域,合作落地多个项目。这意味着浙旅集团的业务触角已不限于浙江境内,合作链条延伸至外省。

这或也可一窥“全国省级国有旅游集团联盟”成立的部分缘由。这一联盟于2017年10月13日成立,是全国首个省级国有旅游集团联盟,是一个交流合作与联合投资的平台,也是全国旅游界规格很高的省级旅游资源共享平台。

联盟成员中除了浙旅集团,还有陕西省旅游集团、河北省旅游投资集团、吉林省旅游控股集团、海南省旅游投资控股集团、贵州省旅游投资控股集团、宁夏自治区旅游投资集团、山西省文化旅游投资控股集团、安徽省旅游集团、重庆旅游投资集团等。浙江省旅游集团当选为首届轮值主席单位。

该联盟充分体现互助性、联谊性和公益性,通过建立合作交流、投融资、人才培训、联盟智库等平台,形成信息交流、业务合作、资源共享机制,为各成员单位发展提供政策指导、项目合作、融资渠道、品牌引进、营销宣传等全方位支持。

这说明,省级旅游集团整合资源的角色已不限于各自省内,触及它域成为趋势和内在诉求。

乡村振兴战略前推,对乡村旅游的打法逻辑、产品业态等提出更高要求,省级旅游集团责任更巨,其合纵连横,既是面对愈加激烈的旅游资源争夺、扬长避短的必然抱团之举,也是做大自身价值的可选路径。

接下来,浙旅集团将全面实施助力浙江“大花园”建设和乡村振兴三年行动计划。其既定目标是,到2022年,管理运营精品酒店100家、景区30个;建成运营国际旅游度假区3个、乡村生活综合体5个、旅游小镇5个,年客流量达到3000万人次。

这一乡村振兴版图目标下,考验着浙旅集团整合资源的创新能力。乡村振兴,旅游先行,让我们拭目以待。

责编:张禄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