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地接社如何突破进入中国市场的困局?

2019-04-18 09:37:09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从海外地接,海外目的地的角度探讨一下在目前新的旅游环境下,我们如何去生存和发展?

1555552173611352.jpg

主持人:加拿大超深国际旅游集团董事长、海外地接联盟秘书长 胡钧

嘉宾:神游欧洲创始人 李迅

    澳大利亚澳大利亚迈思国际总经理 毕思思

    尼大卫南亚目的地管理创始人、尼泊尔77旅行社中国首席代表 许国辰

    新西兰深度狩猎探险公司董事长 吴博文

胡钧:我是来自加拿大超深旅行的胡钧,今天很荣幸和在座的四位一起来,从海外地接,海外目的地的角度探讨一下在目前新的旅游环境下,我们如何去生存和发展的。首先我们请大家做一个自我介绍。

毕思思:我叫毕思思,是澳大利亚迈思国际总经理。

李迅:大家好我叫李迅,在斯洛伐克居住,是神游欧洲的创始人,我们做的是定制团和小包团,同时也做一些文化旅游线路,我们做的是有特色的旅游。

许国辰:我是尼泊尔77旅行社中国负责人,目前,我们公司从散拼到公商务接待都有在做。

吴博文:我是新西兰深度狩猎探险公司的吴博文,我本人是新西兰首位有职业狩猎向导资质的华人,我是职业玩家,组织的公司是狩猎为主,各种其他户外特色旅游项目,客户相当一部分是中高端客户,所以说我们必须做小包团服务。

胡钧:我来自加拿大,我们超深旅行是做地接社的,跟在座的各位一样,我们是海外地接联盟的成员。海外地接联盟现在有一百多位会员分布全球五大洲,70多个国家和地区,海外地接联盟六个字,每个字都很清楚,其实还会有很多朋友来问,它到底是什么样的组织,我觉得我们可以请我们在座的几位,因为他们是我们海外地接的成员,我们谈一谈我们海外地接联盟当初是怎么发展而来的,各位又是处于什么样的初衷加入这个组织的。

许国辰:大概是三年前,有一个同行说,有一个群很好玩,叫老炮儿团,他们是各个国家的地接社和导游,还有国内的合作方,有做组团的,有做定制的,有做商务旅游的,这个是24小时动态,每天起床爬楼,这个群始终有人醒着,每个人都可以分享每个目的地和国家的行业动态,怎么接待,怎么做团,甚至发很精美的图片,像极光的图片,非洲大草原的图片。我们也会有讨论国内的合作,怎么合作,渠道怎么打开,什么是同行,因为有些地接社真不知道。所以这个群等于说变成一个行业讨论比较多的。

有一天,大家说,我们自己觉得自己很认真的在做这个行业,当然我相信我们海外很多地接社当年的初衷是因为这个行业养家糊口,既了解当地又地接到国内,所以能不能做成一个靠谱的地接社,就做了海外地接联盟。

李迅:海外地接联盟是一百多个全球旅行社走到一起,我们旅行社互相抱团取暖,在困难的时候,我们要看到前景看到光明互相帮助,互相爱护,互相学习。我们有共同的理想,共同的爱好。

毕思思:我是第一批加入到联盟的会员,也是被我们联盟的专业海外地接资源和知识所深深吸引那一批,我们是在海外地接联盟里来自于全球这么多家非常优质的地接社,他们有丰富的资源,有丰富的专业知识,其实我们公司是一个跨界公司,文化教育交流方面,在这方面我们需要有这样的前辈,需要有这样的专业知识的人,约束我们也好,分享知识。

吴博文:这个群里第一没有广告,第二大家说话,用我的话来讲好象每个人都是非常靠谱的,没有满嘴跑火车,山南海北没有这样的,我觉得特别靠谱,我就开始有兴趣了,我本来搞户外的,户外职业玩家,性格比较直,我觉得群靠谱以后我越来越多的关注,后来我有一种感觉,找到组织了,所以说,这就是我加入群的原因,也是加入海外地接联盟的原因,非常感谢联盟给了我这样的机会,让我们这个的平台和国内出境游社做交流。

胡钧:我们在海外我们是比较专业的,因为我们是当地的最专业的地接人士,并不代表我们到中国市场来,我们知道所有的东西,我们还有很多东西是不够的,在我们来到中国市场的时候,必然会遇到很多的困境,我是这样理解的,我们作为海外地接,而且是中国人的地接是最容易沟通海外的资源和国内的客户的,但是如果说我们没有好好的把握住我们应该的位置,反而会成为中间夹心受气的一块,不知道各位有没有这样的感受,我们面临困境我们如何改变,怎么样顺应这个市场更好的做好我们该做的桥梁作用呢?

许国辰:我们虽然是中国人,但是海外生活时间很长后,我们接触所有的生活环境都是老外,有时候我们思维方式和说话是老外的思维方式,国内发展很快,有时候我们觉得国内的节奏,我们觉得在海外会说神奇两个字。我个人觉得,我们就像一个桥梁一样,我们应该有责任,我们应该这样做,把国内很多带去国外看看,我们也希望我们在国外很多的信息希望带进中国。

反过来,我们共同来学习国内市场,我们希望得到国内很多同行的认可,也希望得到很多的帮助,让我们真正来加入这个大环境下,真正把工作做好。

李迅:我在欧洲生活了将近30年,我其实回国次数不多,但是这是一个悖论,我本身是喜欢中国文化,学中国历史的,怎么样能够让欧洲人了解中国,让中国人了解欧洲,习主席讲的,讲好中国故事传播中国声音,对我们来说,我们正好是这个桥梁。第一,我们要向外国人讲好中国故事,传播中国声音,我们要让外国人知道我们,正好是一带一路,我又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包括我们这些地方的人华人并不多,每个人都在努力的为中国向外做宣传,我们是自觉的,这时候我们又如何能够了解到中国的文化,我们又如何能够知道中国现在的发展,深刻体会才能对外进行宣传,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而通过旅游这个桥梁,我们觉得我们正在努力的去做这些事情。

胡钧:既要把国内的一些动态信息传到给境外的资源方,我们也需要把境外的资源我们有什么更好的产品,资源,信息,传到国内的同行,这是我们作为地接而言的核心价值所在,所以在座的各位也会说我们如何抓住当地目的地的核心资源,成为自己进入这个市场的一块有利的敲门砖,大家有什么体会?

吴博文:我是做狩猎的,是户外职业玩家,然后把它作为生意以后,很自然的,因为我从1991年在国内的时候就去狩猎,去少数民族里边了,这十六七年一直在丛林里边,就是去玩,玩到什么程度呢我曾经有客户问过我说,你进森林是什么感觉,我说我进森林就跟回家一样,我老婆说,你回家是什么感觉,我说回家跟进森林一样,玩到这种程度。狩猎对我来说不是简单的钩扳机屠杀,对我来讲是从城市回归自然的过程。有时候你在丛林里边不想到我看到这个动物我一枪把它放倒,你就没有这个欲望了,我们把它作为生意去做商业运行之后呢,我最大的感触,因为我是新西兰华人有职业向导资质的,新西兰职业有121个人,在我注册的时候,只有我一个华人,为什么,因为这个协会是邀请式的进入,像移民一样,你提出要求,你把所有的经历给他,他认为你有资格担任别人的向导,就对你进行培训,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

可以说在新西兰狩猎,华人的向导,华人做狩猎的,我可以毫不低调的说,这些年来讲,人在高处不胜寒,没有对手,太孤独了,我本身学IT和市场的,造成对生意的规划如何运作这个事情完全没有规划,这个时候,到了海外地接联盟,跟很多国内和国外的前辈们学习以后,真正意识到我已经在旅游行业里边了,和前辈们学习到很多相关的知识,我有很多的收获。

近几年来,我认为对于我的企业和生意,最大的收获从这里边,从联盟这里边我学到的就是关于竞争力的问题。那么这个竞争力,我就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成长过程,在联盟里边。竞争力是如何体现出来的。

第一块,首先是我自己的资质已经是无可挑剔了。

第二块,我的团队,因为毕竟你做狩猎做服务你不可能一个人永远24小时带客户提供服务,这是不可能的,我培养了我的团队,我的团队每一个人 我的要求是不可以以上班的目的,必须是户外的发烧友户外爱好者,狩猎和枪支的爱好者,前特种人员下来的人,有专业素养的人,这样保证凝聚力和核心力。既然我接了,我的服务就按照我的规章去做,这跟钱没有关系。我的团队现在每个人都有这样的素质,每个人都有做事情的激情,除了产品很有竞争力,除了我这个总是很有竞争力,我的团队也创造的竞争力。

有了自己的资质,有了专业的团队,下一步就是产品,在产品上,我跟国内和国外各个地接前辈们学习最后的结果是,我意识到一个问题,像我这样特色的东西,其实并不需要太好的规划也能卖出产品,但是更重要的如果把这个事情做得更好,客户要什么我们给什么,并不是我一天的射击项目你来吧,70岁也是从早打到晚,20岁也是这样的,这是不可以的,我们正常的射击课程,从早上九到到下午三点,我们接待70岁的人,或者80岁的人你不可能收从样的费用从早上打到晚上,我们根据客户需求把产品分层,达到客户要什么我们给什么,当我们把这些产品呈现给国内的出境游社,呈现给定制师的时候,我们合作伙伴非常满意,因为我们态度是非常开放的,我们模块是非常清晰的,可以拿过来做任意自己想要的组合,在这方面我们通过这种途径也提高了我们特色产品的竞争力。

责编:张禄、邵宇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